坐在橙屋三楼的阅览室上网,日本的故友发来邮件问安,本来,大地震的事件,一直令我觉得遥远,但这封邮件却促使我去搜索了相关的地震信息,看着满目疮痍,不禁颤栗。
人在成都、家在都江堰的好友,短信发来浅浅一句:死的数以千计,跟废墟差不多。——灾难已经超乎想象,以至我们已经找不到适合的词汇来表达了。

这里的草垛还在继续,而且是“欢乐的”;星海翻译成“叠罗汉”,哈哈,这个太具象了,Stacking这个词汇本身所具有的丰富内涵,使我们一直很难找到合适的中文词汇来对应,所以我们偷懒,和子弟学校的美术老师张老师讨论海报的时候,直接把“Happy Stacking”翻译成了“快乐周末”,Alistair委屈求全地认可了,忍不住汗……

早上是Maria做的早餐培训,做薄薄的煎饼;培训完了,顺带也就完成了早餐;晚上是金童玉女Bryne夫妇一起进行意大利粉的厨艺培训,顺便也就可以带过我们的晚餐~~~今天以吃饭开始,再以吃饭结束,而且以厨艺培训为名。这次项目所来,本是为了社区发展,但是为橙屋酒店做适当的西餐入门培训,我觉得也是很有价值。(我们家大人听说我在这里学做早餐,很开心地说:放你来这里劳动改造,果然放对了……)

刚才跟Alistair以及Bryne一起去王姓的木匠师傅那里扛回(当然主要是他们扛)Bryne设计的货架,整体是原木色,顶棚确是非常喜庆的大红,配上他做的五月柱(Maypole)上,五颜六色随风飘飞的彩带,放在我们所住林舍隔壁的空台,非常有喜气。——相关的图片,大概会很快传上来,设备不便的我,就不再周折了。

灾难与欢乐在不同的时空继续。

上周见到几个吃长斋的阿婆,深信是她们的礼佛茹素护持了南岭这个地方,罗姓阿婆屋门外,水泥排水沟的罅隙处,悠悠然天然生出一树月季,深红素粉的花朵怒放朱颜,从屋檐下到水沟,落红一地。

3 Comments:

Pseudonyms welcome.


Will not be displayed or spammed.


Used to link to your website.